年底的時候爺爺去逝,所幸有在他病重的時候去醫院探望,可以見到他最後一面。

記憶中的他總是身體健朗,明明八九十歲的人了,偏偏體力還是不錯,記憶也很清晰,前兩年他還堅持要辦慶生,還可以數的出來大家的名字,還記得哪個孫女出嫁沒‧‧‧
如今,記憶中的影像跟眼前的老人完全搭不起來。

眼前是個極度虛弱的病人,臉頰凹陷,戴著氧氣罩努力的呼吸。
隨著呼吸的起伏我的心情也隨之振動,不忍心看到他這麼的辛苦,一分鐘喘三四十下,連最簡單呼吸的權利都要努力奮鬥。

護理長找家族開會討論如果情況惡化要不要插管,插管可以延續他的生命,如果好轉可以拔掉;不插管的話就很難保證惡化的狀況了。

這真的是天人交戰的時刻。

我們是大家族,爺爺有九個兒子女兒,所以必須討論大家都同意的方案。
阿公進出醫院已經好一陣子,人老了身體器官難免老化,而阿公又是一個很有原則的人,明明該洗腎卻堅持不肯因為不方便,惡化狀況在所難免。
一般來說,親屬只要能維持生命,不管如何都會同意醫生的急救方式,但是阿公已經年老,插管對他是一種折磨,而且插了管,很難保證狀況有所好轉到拔掉管子,而且無法講話,如果到時意識不清,插管下去就類似植物人,只是維持他的生命跡象罷了。

這真的很掙扎。
要放下對他的不捨尊重他的尊嚴還是讓醫生急救延續他的生命呢?

印象中的阿公是個很有原則很有個性的人,出門總是西裝筆挺帶個帽子,就像日據時代的人,很酷很有個性。
這樣的阿公會選擇哪種生命?

最後大家決定維持他的尊嚴,不插管急救,照他希望的方式走最後一段路。

我也是這麼希望著,我心裡雖不捨,但是看到阿公活得這麼辛苦也寧願讓他一路好走。
這是生命最後的尊嚴阿。


阿公的告別式隆重簡單。
兩旁家屬答禮排開真是壯觀,洋洋灑灑六十多人,深深覺得阿公這輩子最大的豐功偉業是建立這麼一個大家族。

來賓踴躍,一堆的政府官員從林豐正到鄉里長,親戚鄰居,還有一整團阿公當廟公勸濟堂裡面的人來上香。
原來生命不過是這麼一回事阿。百年之後誰會記得你呢?

如果我的生命到了盡頭,希望也能照我的希望,讓我的最後一段路走得有尊嚴而不是苟延殘喘,這真的是對一個人最後的尊重吧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andac 的頭像
amandac

大手牽小手

amanda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B B
  • yes,i'm usually thinking how's
    the life ending i want to be
    in the future, whichever i
    think, i can not control it,
    thus, i decide to control what
    i can control, it name now.
    from now on, i thank there is
    the way to help me and others
    control their good healthy and
    good life from now on. /
    melody
  • amandac 於 2011/09/29 15:27 回覆